97免费小说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当前位置:> 97免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邪医狂妻 > 邪医狂妻目录(书号111478)

第88章 药师听令

作者:金小财      分类:都市言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时间悄然流逝。

    长安殿,看守着凤无邪与木蓝沁的魂术师们全都一言不发,凤无邪在大殿上吃饱喝足了,索性趴在桌案上睡起觉来——

    既然今夜注定风波乍起,她被那个脑子被门挤了的国君禁在这里,别的也做不了,倒不如养精蓄锐一番,等天亮了,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凤无邪趴了一会儿,又招呼木蓝沁:“你也别挺着了,趴下来眯一会儿,等天亮了,城中还有那么多病患等着我们去施救呢,既然现在我们被困在宫中,索性就按帝千邪说的,先睡一觉好了。”

    木蓝沁瞧了瞧那些虎视眈眈围观她们的魂术师侍卫,又瞧了懒洋洋趴在桌案上打瞌睡的凤无邪,只觉得:

    不愧是教主夫人,处变不惊,在这种情况下还能洒脱地睡觉……

    她也是很佩服!

    木蓝沁也不客气,她觉得凤无邪说得十分有道理,所以也在桌案上趴下了!

    没一会儿,两人就都睡熟了……

    大殿上的侍卫们面面相觑……

    这俩女的到底是从哪儿冒出来的,在宫中大殿上,侍卫的眼皮底下,还敢这么肆无忌惮地睡觉?!

    侍卫们想到国君交代给他们的任务——看住她们,但不许对她们无礼。

    所以,她们睡着了,侍卫们就这么盯着俩姑娘睡觉似乎不合礼数,可是如果叫醒她们,似乎也不太好吧……

    侍卫们就这么纠结地等了一个多时辰,君上终于回来了!

    可是蔺夜君的脸色却十分阴沉,像是刚发完一场脾气!

    再瞧蔺夜君身后跟随着的那些药师们,一个个全都垂头丧气,神色灰败……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没有人能医治幽蝉公主。

    蔺夜君刚回大殿,就看见趴在桌案上休憩的凤无邪和木蓝沁——

    他气不打一处来,怒气冲冲地哼道:“真是好大的胆子!”

    这一声如雷霆,凤无邪和木蓝沁都醒了。

    两个姑娘不拘小节,睡相也十分优雅,转醒之后,凤无邪淡淡扫了一眼众人,已经大体明白了当下的情况。

    她瞧着那个国君,不慌不忙地轻笑一声:“虚耗时间,再这样耗下去,幽蝉公主的命,恐怕就生生被你耗死了。”

    蔺夜君威严的目光冷冷逼视着凤无邪:

    “你年纪轻轻,真能治这种病?”

    “一下子就治愈的话是不可能,但可以先缓解公主的症状,之后再研究彻底治愈的方法。刚刚我确实一番好心想给你的公主治病,但你把我拦下了,所以现在我改主意了,不治了!木蓝沁,我们走!”

    凤无邪现在已经丝毫不给这位国君面子了。

    就因为他一个人,折腾到天都已经亮了,宫外多少病人还在受罪?!

    幽蝉公主的命现在几乎就拿捏在她的手里,她还跟这个摩罗国君客气个什么劲?

    “你敢!”蔺夜君也是气急了,这个女子怎么如此胆大妄为,居然公然与他呛声!

    凤无邪冷笑。

    她有什么不敢的?一会儿他还得求着她给幽蝉公主治病呢!

    “大胆刁民!”蔺夜君怒不可遏。

    “求人办事就要有求人的样子!”

    凤无邪眼神冰冷,如刀似剑,身姿傲然站在大殿之上:

    “你虽是国君,但我不欠你一分一毫!是你求医请我入宫在先,却又无故扣押我在这大殿上,是非不分!你可知道,除了你的幽蝉公主,城内还有上千百姓正饱受病魔之苦!你不以民为先,把全城药师都召进宫来,只为了救一个幽蝉公主!原来这就是摩罗国的国君吗?今日,我也算是长了见识!”

    字字句句,毫不客气!

    蔺夜君的脸都白了——

    他是一国之君!

    现在却被一个平民女子这样教训?!

    在场的众位药师和侍卫也都为凤无邪捏了把汗,这个小女子,果然够傲,够大胆,简直不怕死——

    凤无邪却丝毫都不在意,她不是不怕死,而是她知道,她死不了!

    一来,这蔺夜君定是要求她的。

    二来,她有帝千邪的大腿可以抱!经过这段时间的了解,她算是懂了,帝千邪所管辖的教派,可比一个国家的君主要厉害多了!

    “你叫什么名字?”蔺夜君的脸色几经变化,终于收敛了怒气,问道。

    凤无邪微扬着下巴,不卑不亢,眼神依然清冷:“凤无邪。”

    “很好!”蔺夜君轻哼一声:“我把幽蝉的性命交到你手上,你务必治好!”

    凤无邪冷笑:“我说了,求人就要有求人的样子。堂堂一国之君,连最基本的礼仪都不懂么?”

    什么叫务必治好?

    这种命令的口吻,有帝千邪一个人在她身边说来说去就够了!

    这个国君又算哪根葱?

    蔺夜君还是头一次碰见这样的平民女子,简直是狂得不可一世,他不得不好奇,这人到底是什么出身?

    “好。”他耐下心来:“你想让本君如何做,才肯去医治幽蝉公主?”

    凤无邪嘴角轻勾,一抹清笑浮于唇畔:

    “要我救治幽蝉公主很简单,我要这在场二十五名药师,全部听从我的分配!按照我教授的方法,去救治宫外那些染病中毒的百姓!”

    这声一起,殿上的药师们全都炸了锅!

    要知道,每个修炼之人,内心必是高傲的,药师本就地位崇高,受尽了一般人的敬仰!此时此刻,要让这些有数十年行医经验的老药师前辈,和那些自视清高的年轻弟子们,听命于一个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的张狂女子——

    他们怎么肯干?

    “小姑娘口出狂言!你有什么本事得先亮出来,救人性命之事,岂能容你儿戏?!”

    “就是!不知天高地厚,老朽身为药王,对这种病症都一无所解,你又如何能治?”

    ……

    议论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口口声声,全是不服!

    凤无邪不理他们,只问蔺夜君:“怎么样?你答不答应?如果要救你的公主,你这就下令,让他们听我指挥!”

    蔺夜君问:“如果你治不好幽蝉,救不了宫外那些百姓呢?”

    凤无邪冷冷地吐出四个字:“以、命、偿、命!”

    字字坚决,落地有声!

    一时间,整个大殿的议论声都停了。

    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眼前那个一身白衣,清丽如仙的美人身上,心中无一不是震撼的——

    这是将所有的责任,都揽在了她自己一个人的身上啊!

    救治幽蝉公主也好,救治全城染病的百姓也好……

    能治,自然是好的。可万一治不好……她就要把自己的命赔出去啊!

    值得吗?

    凤无邪轻蔑地扫了一眼周围目光忐忑的药师们,口吐兰香,语气冰冷:“这下,你们满意了么?可以开始救人了么?”

    呵,身为药师,本就应该将悬壶济世视为一生的责任,现在上千人就在他们的眼皮底下身染剧毒,他们却还在争论地位的高低!没有一个人敢带头救治病民!

    不过一群顶着药师头衔,假装高贵的懦夫而已!

    所有人都被噎得无话可说了。

    蔺夜君大手一挥,宣布君令:“好!所有人都听命,如果凤无邪能在一个时辰内缓解幽蝉公主的病情,那么所有的药师,全部归凤无邪指挥!按照她的意思,去宫外救治染病的百姓!”

    药师们全部跪地接令:“是!”

    “好!你、百里姑娘、还有你、还有这位,”凤无邪随手指了几位药师,又解释道:“人数太多,不能一口气都涌入病人的房里,所以我先挑几个帮手,跟我一起走,我以救治幽蝉公主为例,先初步教授你们医治的方法!你们学会之后,再传授于他人!”

    那几人点点头:“好。”

    凤无邪一刻也不耽误,带上木蓝沁,一起前往幽蝉公主的长宁宫!

    蔺夜君折腾了一夜,此刻也不动了,他派了一些贴身的侍卫去盯着凤无邪一行人,自己就跟着其余的药师们一起,在长安殿中等待消息。

    等待总是煎熬的……

    众人一直待到了巳时——

    大家连早膳索性都在长安殿里用完了,终于等到了幽蝉公主转危为安,高热已退的消息!

    蔺夜君高兴坏了,嘴里直道:

    “好好好!赏!赏凤无邪十万金!封国医!”

    “先别着急赏我了,先干正事吧!”

    正在此时,凤无邪从殿外进来了,讲起话来还是那么的不留情面!

    但蔺夜君现在心情好,他觉得凤无邪说什么话都是动听的,他不生气!

    给幽蝉公主注射了抗毒血清,输液营养之后,凤无邪就带着那几位第一批学习了输液的药师们回来了。

    ——那些跟随在凤无邪身后的药师们,个个神色怪异!

    “还等什么呢?”凤无邪瞥了他们一眼:“赶紧把输液的方法教授给别人,我一会儿就要分发药品了!”

    那些人这才赶紧动起来……

    只不过,他们的心里,其实都是又激动又崩溃的……

    因为就在刚刚,他们亲眼见证了一场,离奇至极的医术手段!

    往人体的血脉之中扎针注水!

    好吧,其实是注射药液……

    能学到这种医术,他们都觉得自己三生有幸!

    而现在,他们就要把刚刚学到的这种神奇的医术,教给别人了……

    每个人都在好奇,凤无邪这个女子,到底是什么来头?!

    她怎么会这么玄奇的医术?

    她是鬼?还是妖?或者——是神?!

(按←键 返回上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按→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