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免费小说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当前位置:> 97免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邪医狂妻 > 邪医狂妻目录(书号111478)

第213章 丧礼风波

作者:金小财      分类:都市言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凤家的丧礼是凤元智来主持的。

    凤元极的嫡子——也就是凤无邪的爹爹早逝,家中嫡系长子已无。

    凤元智,作为凤元极老家主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同时也是临城凤家的家主,在此时此刻,他来出面,是最恰当的。

    凤家身为青安城的四大世家之一,且这次又是家主离世,所以即使是经历了外敌的袭击之后,这场葬礼也办得十分隆重。

    青安城中来吊唁的人非常之多。

    其中更是包括了慕容、北堂、王氏,这三大世家之人!

    丧礼有一重要环节,全族子女、弟子等,按照地位顺序站好,一齐跪祭去世的长者——

    凤明珠作为继承人,在这种时候,自然是应当站在队伍的首位,来带领全部家族之人的。

    就连主家嫡女凤无邪,在继承人凤明珠跟前,也应该退后一步。

    这是青安城的习俗,也是代表家族中人所处地位的象征。

    然而,就在凤明珠即将带领族人下跪拜别棺中逝者之时——

    “慢着!”凤子仁冷喝一声,出言阻止,语气讽刺之极:“明珠丫头,你这位置站得有些不对吧?”

    这声一起,全场寂然!

    要知道,在场可是有众多参与吊唁的外族之人在眼睁睁看着的!

    凤子仁在这种时候问这种话,分明就是对凤明珠这个继承人的位置表示不服,在故意发难!

    凤无邪一听到这位“大叔伯”的问话,心中就是一凛!

    凤无邪抬眼看了看凤明珠,却很巧地看到凤明珠也在用眼神向她示意——

    读懂了彼此的眼神,她们二人心照不宣。

    呵,她们岂能不知道凤子仁在打什么算盘?

    他分明就是觉得凤明珠年轻可欺,寻机发难,想要抢夺、继任家主之位!

    只是——今日是家主的丧礼!

    凤子仁好歹也是家主所生的庶子,如今自己的父亲离世,他竟然就这么不管不顾,没脸没皮,在逝者尸骨未寒之际,就想着谋夺自己的利益了!

    凤无邪冷冷一笑,不等凤明珠开口,已经先一步帮助凤明珠,反驳凤子仁了:

    “呵,大叔伯,你说明珠所占的位置不对,那么你说应该怎么站?首位所站之人,得有两个规矩,要么是家主,要么是继承人——你不要告诉我们,是你自己想站在那个位置上去吧?”

    凤子仁被凤无邪噎了一句,脸色骤冷,瞪眼哼道:

    “她凤明珠出身支脉,是临城凤家之人,非我主家所出,有什么资格当选继承人?又有什么资格站在首位带领家族子女?”

    凤明珠此时已经转过身来,面向众位来吊唁的宾客,也面向着凤子仁——

    此刻她身披素缟,不施脂粉,脱簪戴孝,年纪轻轻,却端庄静美,不失威严:

    “大叔伯,你是否忘了?家主生前已经在全族之人面前亲口传我为凤家继承人,这几个月来,我也一直代理家主,掌管着家族事务!而且临终之前,家主已经将家族玺戒传于我手——”

    说着,凤明珠找出了一直妥善收着的玺戒,在人前高高举起示意,随后又把目光转回到凤子仁身上:

    “大叔伯,你还有异议?是对家主的决定有所质疑,还是你另有所图?”

    说到“另有所图”四个字之时,凤明珠的声音陡然拔高,语气毫不客气!

    ——既然这个凤子仁大叔伯在众位宾客面前,丝毫不顾全大局,刻意刁难于她,那么凤明珠也无需顾全他的颜面了!

    “呵!”凤子仁却似乎有备而来,目光十分不屑地冷笑了一声,道:

    “我早知你会如此辩解!但你不过一个十八岁的小丫头,在继承人选举擂台上,你也没有胜出!有什么资格继承家族?家主生前是受人所惑,才会传位于你!”

    受人所惑?

    听到这个词,凤无邪胸中不禁大怒,气极反笑:

    “呵,受谁所惑?把话说清楚!当初擂台赛胜出的是我,规劝爷爷将继承人之位传给明珠的也是我——你的意思就是说,爷爷是受我所惑了?”

    凤子仁瞟了凤无邪一眼:“你自己承认了,倒省得我费口舌!”

    凤无邪的眼中露出一抹十分明显的讥讽:

    “那么,凤子仁——”她甚至连大叔伯这个称呼都不喊了,而是直接叫出了他的名字:“当初爷爷在世时,你怎么不敢跳出来说这些?”

    凤子仁一听到凤无邪出口直呼他的姓名,气得脸都青了:

    “孽障!你直呼长辈姓名,是不孝不敬!”

    凤无邪原本离开凤家,在外历练,结识了很多朋友,只觉得天高地阔十分自由,没想到接连经历至亲丧世,她再次回到凤家——凤家的这些个魑魅魍魉,居然还是这副德行!

    不过,她又何曾惧怕过?

    真是可笑!

    “不叫你名字,你是还想让我叫你叔伯?”凤无邪毫不客气地回击:“你也配?”

    眼看,凤子仁似乎都想要起手给凤无邪一记耳光了——

    可是,凤无邪也毫不躲闪,就这么直直地瞪着他!

    那股似要杀人般的气场,竟然让凤子仁感到了一丝可怕!

    他举起的手迟迟没敢落下,最终甚至有些发抖,只得讪讪地落了下去……

    只是,没过一会儿凤子仁就又像是想到了什么,大声说道:

    “此一时彼一时!凤明珠现在年岁尚小,无论是经验还是能力都不足以服众,家主在世时,还能指导她,历练她,可现如今家主突然离世,她已经不适合再继承凤家了!应该由一位更了解凤家的长者来管理凤家才是上策!”

    凤无邪一听,差点又被气乐了:

    “更了解凤家的长者?你是在说你自己吗?”

    凤子仁再次被噎了一嘴,心里气得够呛。

    就在这时,负责主持丧礼的凤元智淡淡地瞟了凤子仁一眼,又望了望那些围观吊唁的宾客,冷声道:

    “明珠确实年纪尚小,缺少历练,但我身为临城凤家之主,会尊重长兄临终前的意愿,协助教导明珠的。这一点,凤子仁,你就放心吧!”

    凤子仁听了这话依然不服,再次找理由:“可她到底是家族的旁系支脉——”

    “大叔伯。”

    唤了这一声之后,隐忍许久没有说话的凤明珠终于缓缓开口了:

    “身为凤家的长辈,你一定知道,继承人之选,从来都是遵从家主的意思,而且能者居之,家主既然传命于我,那么定然认为我凤明珠有能力带领凤家,不知大叔伯你此刻在家主的棺木之前,大吵大闹,到底是为何呢?”

    “好一句能者居之!”凤子仁哼道:“你倒给我说说看,你有什么能耐,又给凤家带来了什么?”

    他就不信,今天他争不过这个小丫头了!

    凤明珠与凤无邪对视了一眼——

    凤无邪点了点头。

    于是,凤明珠便缓缓说道:

    “我身为代家主凤明珠,带领家族成员,参加全国魂术师大赛,并获得第一名!”

    这话一起,满堂哗然!

    所有人都愣了!

    皆因国都那边的消息还没有传到青安城,所以这里的所有人都不知道!

    凤子仁闻言也是吓了一大跳!

    随即一想,却又恍悟——怎么可能?凤明珠这个死丫头,定然是在扯谎!

    “胡说八道!”凤子仁大骂一声:“家主的棺前你也敢撒谎!你说你为家族取得了第一名?好啊,那么国都的传命使呢?封赏的命诏呢?我怎么没看见???”

    顿了顿,凤子仁又问家族的其他众人:

    “你们呢?你们见过传命使和封赏诏书吗??”

    其他人都没见过,所以均是疑惑地摇着头。

    看到这样的情景,凤子仁心中得意极了:

    “怎么样?凤明珠,大家都可以证明你在撒谎!你还有何话说?”

    凤明珠面色冰冷,不说一语。

    偏偏就在这时——

    院下有一侍从高声通告:

    “传命使大人到——”

(按←键 返回上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按→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