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免费小说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当前位置:> 97免费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第一娇 > 第一娇目录(书号114316)

第六百六十八章 亡故

作者:苹果小姐      分类:玄幻魔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两人正一个站一个坐的各自怀着心思。

    齐王的随从急急走来。

    “殿下,苏蕴来了。”

    大皇子一蹙眉,“深更半夜的,他怎么来了?”

    齐王却立刻道“快请!”

    随从得令,转头执行。

    大皇子有些不悦。

    叫殿下是叫他呢,可这变态面具男的反应,还以为是人家管他变态面具男叫殿下呢!

    白了齐王一眼,大皇子没吭声。

    到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须臾,苏蕴气喘吁吁被人引了上来。

    记着齐王并没有让大皇子知道他的真实身份,苏蕴只给大皇子行了个礼。

    礼毕,不等大皇子说什么,苏蕴就急急看向齐王。

    “我找到进宫的法子了,不知可不可用。”

    齐王眼底一亮,看向苏蕴,“你有办法把朝晖救出来?”

    若是因为别的,朝晖被刑部带走,他也有办法。

    可朝晖现在是因为人命案,被刑部尚书亲自抓走的。

    刑部尚书那个人,死脑筋,不通人情,压根没辙。

    不过,好在一点,他的人跟着朝晖一起进去了,必要时候,可以将朝晖灭口。

    苏蕴摇头,“不用将朝晖救出来,平阳侯府,是一品侯府,我大哥,又是陛下最为看重的臣子,如果我们府上突发丧事,是必定需要进宫回禀的。”

    齐王看着苏蕴,不由一惊。

    大皇子则是直接震惊道“你府上发生丧事?需要进宫回禀的丧事,要么是你大哥死了,要么就是老夫人没了,你大哥还在南梁边境打仗呢!”

    苏蕴就朝着齐王点点头,“今儿夜里,我母亲受了些惊吓,昏迷不醒。”

    语落,苏蕴扑通单膝跪地。

    “殿下大业,臣不敢有丝毫怠慢,殚精竭虑,唯恐出现意外耽误殿下,现在,这是唯一的办法了,朝晖一时半刻出不来,眼看天亮,若是此时不行动,只怕来日实在方长。”

    说着,苏蕴抬头,去看齐王。

    “臣愿意为殿下的基业,牺牲一切。”

    齐王看着苏蕴,眼底微寒。

    连自己的亲生母亲都要搭进去。

    他会真的相信这是个忠良的臣子?

    呵!

    不过,苏蕴都不在乎,他当然更不在乎了。

    弯腰扶起苏蕴,齐王道“你的忠心,大皇子殿下,必定铭记,将来大业成就,必定封侯拜相,答谢苏大人。”

    大皇子……

    靠!

    这是什么禽兽!

    如果他智商没有出现问题的话,苏蕴的意思,是要趁着他娘昏迷,弄死他娘?

    一把拉住苏蕴的手,大皇子一脸感激涕零,“等本王登基,必定不忘苏大人之恩,必定厚待大人啊!”

    久了没有摸男人,大皇子有点心旌荡漾。

    苏大人一双手,不亚于那些俊俏小厮啊。

    苏家人,都长得俊俏。

    苏掣太过威武,不是他的菜。

    这个苏蕴……

    平时是四皇子的人,他也不曾多看,现在看来……

    很对胃口啊!

    这么一想,大皇子握着苏蕴的手,更加紧了。

    “一定厚待苏大人,一定!”

    满眼冒着热光,想男人的热光。

    苏蕴不明白大皇子的意思,只当大皇子是感激的不行,心下很是受用。

    牺牲一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亲娘的人,换取远大前程,怎么想,都划算啊。

    三人一拍即合。

    齐王立刻安排人手,准备明日进宫事宜。

    一旦明日得手,皇上祭天之日便是他退位之时。

    真是个好日子。

    苏蕴只有一个任务。

    弄死老夫人。

    不过,不需要苏蕴亲自执行。

    为了进宫之事能办的顺利,齐王又派了个小丫鬟给苏蕴。

    一样的武功高强。

    领了人,苏蕴立刻离开。

    苏蕴一走,齐王招了手下,“告诉刑部大牢那边,让她杀了朝晖,想办法脱身回来。”

    手下得令,转头执行。

    月色清凉,静谧的夜里,涌动着魑魅魍魉。

    天色渐明,睡了一夜的容恒,又开始新一轮的孕吐。

    伴着日出儿吐,日落而息。

    长青立在一侧侍奉着,忍不住感慨,“殿下,将来王妃生出的小公主,必定也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啊。”

    吸收日月之精华!

    能平凡的了嘛!

    容恒吐得面色发菜。

    因着孕吐,他不必去祭天祈福。

    一轮孕吐之后,拈了颗话梅含在嘴里,用帕子擦了擦嘴角,捂着胸口,容恒道“刑部那里,可是有消息了?”

    长青摇头,“昨儿刑部尚书大人押了人回去,就是夜里了,今儿一早还要去天坛,估计尚书大人没有审讯呢还。”

    说着,长青忽的话音儿变得八卦起来,“殿下,您猜昨天晚上发生了什么事?”

    容恒看了他一眼。

    我都吐成这样了,拿什么猜?

    长青……

    脑子啊!

    不敢怼自己的主子,长青就嘻嘻笑道“昨儿晚上,平阳侯府老夫人,为了逼王妃的母亲救朝晖,竟然去宫门口鸣金钟了。”

    容恒……

    瞠目结舌之下,呕一声干呕泛上。

    主仆俩正说话,外面福云急急奔进来。

    甚少见福云这样焦灼的神色,长青忙道“出什么事了?”

    福云喘着气,道“殿下,平阳侯府刚刚派人来传话,说是老夫人没了。”

    老夫人没了,容恒作为孙女婿,自然是要去灵前一拜的。

    就算是皇子身份,不必哭灵,上柱香总是要的。

    长青闻言,惊得险些下巴掉了。

    昨儿晚上还有力气折腾的去敲金钟的老太太,老当益壮的形象深入人心,今儿怎么就没了。

    “真没了?”

    福云点头,“真的,来传话的人,披麻戴孝,说是府里已经派人进宫回禀了。”

    容恒错愕看向长青,“昨儿晚上,她去爬钉子路了?”

    长青摇头,“没有啊,当时就晕倒了,直接抬回去的。”

    容恒……

    按照老太太的体格,晕倒了,也不至于就晕死了吧。

    “殿下您去吗?”

    容恒道“她再怎么说,也是苏清的祖母,我能不去吗?”

    长青……

    咬了咬嘴唇,“您要真不想去,也能不去。”

    容恒朝他看过去。

    长青就道“按着习俗,婚丧娶嫁,孕妇不宜出席。”

    容恒……

    黑着脸,抬手朝着长青脑袋一巴掌,正要骂一声滚,一声干呕率先抵达。

    呕~~

    长青立在一侧,幽幽道“殿下,您还去吗?都吐成这样了。”

    。

(按←键 返回上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按→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