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免费小说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当前位置:> 97免费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甜妻来袭:总裁,慢慢爱! > 甜妻来袭:总裁,慢慢爱!目录(书号119663)

第381章 我会让他一辈子都找不到我!

作者:苏木颜      分类:玄幻魔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顾笙歌彻底服了唐瑾炎,竟然都开始投其所好贿赂她身边的人了。

    出了包厢后,看到站在走廊里吸着烟的男人,顾笙歌把门关上,走过去从他嘴里把烟拿走,捻灭扔在休息区的烟灰缸里,刚转身,就被抱住。

    “酒都戒了,现在连烟也不许我抽了?”

    在这之前,唐瑾炎已经吸了好几根烟,身上有种浓重的烟草味,熏的顾笙歌别过脸去,“你吸了多少?”

    往那烟灰缸里瞟了眼,好几支烟头。

    “都是你吸的?”

    点了点头,“嗯。”

    “要不就戒了吧?”

    “给我个理由,只要能说服我,我就戒。”

    顾笙歌吐了口气,感觉怎么有点像哄孩子呢?

    “医生说了,吸烟会影响精子的质量和数量,备孕期间提前戒烟三到六个月是最佳时间。”

    她说的很平稳,每个字就像是很随意说出口。

    唐瑾炎却从兜里拿出打火机递到她手里:“半年后再给我。”

    接过那枚打火机,顾笙歌低头沉思片刻,才又抬起头,“那你还得再憋半年。”

    “这四个月我都憋过来了,难道还怕剩下的半年?”

    “那就继续看你表现。”

    笑着将他推开,准备回包厢继续吃饭。

    唐瑾炎有些不舍,“就这样走了?不给个吻?”

    “给你,你能受得了吗?”

    “……”

    怎么有种被调戏了的感觉?

    “要不试试?看看我能不能受得了。”说着的同时,他已朝她的唇压去。

    就在快吻上时,耳边突然响起脚步声。

    顾笙歌抬眸,是盛超……

    对于盛超,她一直是陌生的,哪怕是血浓于水,她都没有丝毫亲人的感觉。

    盛超西装笔直,头发乌黑浓密,眼角的皱纹也极浅,看上去完全不像一个65岁的老人,说他刚50岁也有人信。

    唐瑾炎原本是背对着,转过身看到是盛超后,出于礼貌,淡笑着打了声招呼:“盛叔好久不见。”

    他叫盛叔,没有叫盛总统。

    很明显,之前两家走的挺近。

    不然唐瑾炎也不会叫盛超叔。

    区别于唐瑾炎的礼貌,盛超的目光始终在顾笙歌身上。

    “盛叔,跟你介绍下,这是我太太顾笙歌。”

    顾笙歌倒也配合,也开口叫了盛叔,“盛叔好,我是唐炎的太太顾笙歌。”

    盛超眉宇微皱了下,环视了下周围确定没其他人后,他才朝他们走近,“盛亦留学回来了,今晚在这里为他接风,晴天应该有发消息给你,她说你没回。”

    “消息

    我有看到。”她笑了笑,“我有发消息给盛亦,祝贺他回国。”

    淡淡的笑,客套的用语,无疑是不想跟盛家沾上半点关系。

    当然,她也是料定了盛超这种矜贵人士不会同她在公众场合翻脸,亦不会像那天那样训斥她,让她离开唐瑾炎。

    想到这里,她抱进了身边男人的手臂,似乎只有这样,她才有安全感。

    看到这一幕,盛超决定放弃曾经的执念,“明天家里还有一场聚会,你和唐炎一起过来吧。”

    “抱歉啊盛叔,明天我也有约,不过还是要谢谢您的邀约。”

    接连两次拒绝,盛超就算脾气再好,此刻也没有了耐性,“那就当我没说。”

    ……

    盛超是被气走的。

    唐瑾炎看着身边这个始作俑者,不懂她为什么对盛超这般敌对。

    “有瞒着我见过盛叔?”

    顾笙歌将耳边的碎发塞之耳后,“见过一次啊,还去了总统府呢。”

    原来真见过。

    “都聊了些什么?”

    “没聊什么,对他没好感,聊了没几句就离开总统府了。”

    知道她是对当年自己母亲之事心怀怨恨,但是如盛晴天之前所说,身为总统的他确实很多时候都身不由己。

    不是盛超不公开认她,而是,一旦认了后,就会成为一则丑闻,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哪怕盛超和傅苒在一起是跟太太谭静离婚后。

    他的身份放在那里,总归身不由己。

    “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唐瑾炎问:“是不是盛叔跟你讲了关于我的事情?”

    “你有很多秘密瞒着我吗?”顾笙歌看向他,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怕被我知道?”

    “那倒不是。”他笑,“你应该知道,像我这种能亲手送自己哥哥入狱的渣弟,在他们这些老顽固眼里,并不是什么光荣事迹。”

    倒是挺有自知之明。

    为他整理了下衣领,“放心吧,他什么都没跟我讲过,是我不想跟盛家有半点关系,是我自己的个人问题,跟你没关系。”

    她越是这样说,唐瑾炎就越是感觉有猫腻。

    不过从她嘴里也问不出什么。

    盛晴天应该知情。

    ……

    两天后。

    见了盛晴天,问了顾笙歌去总统府见了盛超都聊了些什么。

    盛晴天也说不知情,但明确指出:“反正跟你有关。”

    “怎么说?”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爸对你没什么好印象,他以前还教育我远离你呢,总说你太绝情,连亲兄弟都不放过。”

    得,看来还真是跟自己有关了。

    唐瑾炎失笑道:“他就不怕惹急了我,我让他在总统府里住的都不安稳?”

    “那你倒是急呀!我早受够这牢笼了!赶紧急,好让我搬出去!”

    盛晴天极其讨厌盛家的这种氛围,明明讨厌大伯一家讨厌的都快吃不下去饭了,却被父亲盛超逼着对他们一家笑脸。

    尤其是在大伯盛智被唐瑾炎弄进局子里后,那一家子人就经常跑来,各种的哭诉,说什么是唐瑾炎使了手段,害的大伯入狱。

    明明就是大伯联合傅家人欺负唐瑾炎在先,自己实力辗轧不过,就开始使用阴招。

    才逼得唐瑾炎对他们用了狠招。

    他们现在倒好,倒打一耙了。

    “我还有一个月就生了,自从住进这座牢笼后,西诀都很少像以前那样陪我聊天了,盛亦对总统这个位子不感任何兴趣,我爸就把全部的希望寄予到西诀身上,唐炎你应该知道的,我不想西诀从征,如果他选择了政,我会毫不犹豫的离开他。”

    盛晴天很少同人谈论这些,自从怀孕后,她就一直在压抑自己,要不是不想动了胎气,她早就跟薄西诀大吵一架,然后带着女儿搬出总统府。

    但她现在34岁,不是以前的17岁,没办法再离家出走。

    女儿还小,自己又是个大肚婆。

    “还有,离婚协议书我都写好了,只要他敢接手,我会让他一辈子都找不到我!”

    (本章完)

(按←键 返回上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按→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