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免费小说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当前位置:> 97免费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豪门暖婚:总裁的千金悍妻 > 豪门暖婚:总裁的千金悍妻目录(书号40280)

第230章 ,反转,谁利用了谁?

作者:百里云初      分类:其他类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林汐将三杯红酒尽数倒在了傅泽冰头上,随后左手一松,三个高脚杯顷刻间成为了碎片。→97免∴费/小×说网:WWw.FγeЕ97.ΝеΤ

    碎裂的声音在这寂静的大厅中刺耳极了,破碎的玻璃渣反射着灯光,照耀出了傅泽冰一张几乎扭曲的脸。

    林汐将西卡手中的项链给挡了回去,淡笑道:“这么贵重的东西,西卡小姐还是好好保管好,别给脏了。”

    本来就寂静的大厅如今更是一阵难言的尴尬,林汐的声音不小,标准的美音,所有人都能听得明白。

    “这位小姐,你是什么意思?”西卡看着林汐,觉得有莫名其妙。

    “我只是觉得,这人配不上西卡小姐,所以看不过去了。”林汐淡笑着,说得大方而得体。

    傅泽冰再见到林汐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微微有些怔愣,随后立刻看向了门口的方向。

    林汐也望了过去,见到一个人在大厅门口,正是刚才扛着她的那个人——傅泽冰的司机。

    “这位小姐,你这么侮辱一个人,是不是不太合适?”西卡伸手在傅泽冰身上掸了掸,言语微微有些尖锐了起来。

    头顶浇酒,确实是一个极大的侮辱。

    “我并不是觉得不合适。”林汐懒洋洋地靠在桌子上,招招手季华延将门口的那个人给弄了过来。

    傅泽冰脸上的表情总算有些破功,如今竟然微微有些扭曲,压低了声音对着林汐到:“你真要将这件事情弄的人尽皆知?这对你没什么好处!”

    “明明过分的人是你,我就是要将你做的那些个不要脸的事情给公诸于众,如何?”林汐的声音依旧清亮无比,足够大庭广众之下的所有人听见。

    “你……”

    “西卡小姐。”林汐不管傅泽冰说什么,而是转头看向了西卡,“就是这个你心目中不错的男人,刚刚派人将我劫了走,要不是我命大的话,现在还不一定在那里了。你确定这么一个人是你心目中最合适的人选?”

    林汐真的就这么说了出来,傅泽冰的表情简直扭曲到了极点。

    “傅,这是真的吗?”西卡已经微微有些不悦。

    林汐之前已经打听了出来,这个西卡是个女权主义的维护人,最不喜的就是各地对女性的欺压,要是傅泽冰真的这样的话,在西卡心中的形象,那绝对是一落千丈。

    “不不,我没有。”傅泽冰急忙解释,转而看着林汐,“就算之前咱们有些商业上的矛盾,你现在也不应该这样来污蔑我不是?刚才给我倒酒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还希望你不要在这里胡言乱语再污蔑我的名声。”

    一席话说得倒是冠冕堂皇,既说了林汐是在污蔑他,还对刚才的事情不计较,将一个大度的形象演绎得淋漓尽致。

    “要是小姐觉得我在说谎,可以将帝国大厦的监控录像调出来,看上一看。”出乎林汐的意料,这傅泽冰竟然当先提出了这丫要求。

    所谓的先下手为强,一般情况下,他这么说了,西卡绝对不会再去调什么监控视频。

    果真,西卡摇了摇头,只说不必。

    “我也觉得不必。”林汐送了耸肩,“这样多麻烦,我有的是方法证明刚才有人对我做了什么。”

    这般说着,林汐摸着自己的右耳,将上边长长的耳坠拿了下来,展示给众人,“现在我的耳坠只剩下了这么一只,另外一只我放在了刚才挟持我的那个人的口袋里,就是那个人的口袋,你们看看有没有便知道事情的真相。”

    林汐话音刚落,西卡亲自动手伸进了那个男人的兜里,拽出了那条耳坠。

    一模一样的耳坠在西卡和林汐两人手里闪烁着幽异的光泽,诡异万分。

    林汐采取了最简单粗暴的方法证明自己所言非虚。毕竟林汐这样的身份,根本不可能将自己的耳坠,主动送给另外一个看似没有什么地位的人。

    傅泽冰的脸色已然铁青,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林汐竟然来了这么一出。

    用这么简简单单的方式,将他精心布局许久的计划给打乱地彻彻底底?

    “傅,你太让我失望了。”西卡这般说着,将那条项链重新带回了自己的脖颈。

    只是这么一件事情,让西卡对傅泽冰积累起来的好感完完全全消散于无形。能去绑架一个女人的男人,人品绝对好不到哪里去。

    而所有人都知道,西卡一旦将这项链戴回去,再摘下来,可就真的难了。

    这也是林汐今天的意思,她知道谈成这个生意有多难,所以——

    这个方案她谈不成,傅泽冰也绝对不能谈成!

    西卡好似带了一肚子的气,转身就走。傅泽冰要顾忌自己的脸面,自然也不能出声再说什么。

    傅泽冰脸上的儒雅温润已然不见半分,看向林汐的那种恶狠狠的神情似乎恨不得将她生吞活剥一般:“林汐,你可真是好得很!”

    “我是好的很,我现在不是好好的站在这里的吗?”林汐挑眉笑了笑,凑近了傅泽冰,将自己明媚的笑容和他扭曲的神色在一起对比,更加显得她的神色得意而高傲。

    “我要是告诉你,我早就知道你今天会带人来绑架我,你岂不是要气死?”

    “你胡说!”傅泽冰低吼着,“你怎么可能知道!”

    “是你的小茉莉花告诉我的呀!”林汐笑眯眯地,将傅泽冰说的一头雾水。

    赵莉告诉她的?怎么可能!

    “如今大难不死,还是要多谢你的小茉莉!”林汐拍了拍傅泽冰的肩膀,一席感谢的话说的情真意切,气得傅泽冰几乎吐血。

    “这只是个开始,你给我好好的等着!”林夕说罢,丝毫不拖泥带水地将自己杯子里还剩下的半杯香槟全都浇在了傅泽冰脸上,扬长而去。

    傅泽冰抹了一把脸,来自四方的那种嘲笑鄙夷的目光像是千刀在他身上将他生生凌迟,心里真是万马奔腾。

    林汐从帝国大厦出来,看见了倚在车上抽烟的林恩骏。

    “走吧。”

    “去哪里?”林恩骏蹙眉。

    “呵。”林汐哼笑了一声,“当然是去看你的茉莉花!”

    林恩骏紧紧抿着唇,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我说,你之前又不是一点儿都没有发现她的不对劲儿,如今这么一副被雷劈了的表情干什么?”

    他怀疑是一回事儿,可是当真相暴露在他面前的时候,这又是另外一会儿了……

    林恩骏已经收敛了那副吊儿郎当的表情,坐进了车里。

    有些事情,尽管他不想面对,但是还是要不得不去面对。

    沉寂的车厢内,有着淡淡的烟草味弥漫,似乎让人的心情更加抑郁了几分。

    “姐夫呢?”林恩骏看着开车的季华延,忽然问道。

    “这次的竞标我拿不下来,当然要你姐夫出手了。”林汐撑着胳膊靠在窗户上,转头看着林恩骏清俊的侧脸,“你是从什么时候发现小茉莉不对劲儿的?”

    “我也不知道。”林恩骏揉了揉自己的头发,显得烦躁无比,“就是有时候觉得她的各种表现,根本就超出了一个六岁孩子的认知范畴,有时候聪明地让人为之惊叹,有时候却又傻的让人无语,久而久之,我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她。'

    这般说着,林恩骏侧头看向了林汐:“姐,所以小茉莉是傅泽冰派来的吗?”

    “是。”林汐点头,“那次叶蓁的合同丢了之后,我就觉得不对劲儿,昨天在街上见到了傅泽冰和西卡在一起,我才确定了小茉莉就是傅泽冰的人。当初我让亮哥给我打听出来的那些个秘密竟然被傅泽冰知道了,咱们当初说的时候,就是这小茉莉在场。“”

    这么一想林恩骏才发现真的是,只要每次小茉莉在场有听到什么事情,凯利随后绝对吃亏。

    这般想着,林恩骏有些内疚。

    “别想太多,要是这一次没有小茉莉的话,我也不一定能平安回来。”

    林恩骏不由得更加懵逼了,这次的绑架和小茉莉又是什么关系?

    “还记得你昨天带着小茉莉去的那个饰品店吗?”林汐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记得啊。”林恩骏狂点头,他还给小茉莉买了许多饰品呢。

    “那家店你们去之前我就去过了,我将几个装有微型摄像头以及定位系统的饰品给了店长,让她帮我推销给你们。小茉莉也挺争气,将其中几个带在了头上。所以昨天晚上开始,她和傅泽冰的联系记录,全部都在我这里。当然也包括今天的劫持事件。”

    其实今天的事情还是有些偏差的,比如说小茉莉没有料到林汐会这么快和她撕破脸,她刺了林汐一下,不过这没有妨碍林汐成功地被劫走。

    顾经年那边也是做好准备的,否则她跳下那个桥也就是短短的几分钟的时间,顾经年根本不可能赶过来救她。

    她没有让顾经年杀了那个扛走她的人,反而是派人将他盯紧以防逃跑,以便于自己在宴会上用他来打傅泽冰的脸,使得他精心筹备的计划功亏一篑。

    “而且……”说到这里,林汐微微笑了,抬眸看向了季华延,“季总助,你那边是否有什么消息反馈回来了?”

    “今天傅泽冰将夫人劫走之后,在桥上和那边的人进行交接,交接的人见到夫人跳河之后也立刻离开,我们的人跟了上去,找到了傅氏在巴黎郊区的一个窝点,并且已经捣毁。”

    “做得好。”林汐懒洋洋地赞叹了一声。

    林恩骏听的一愣一愣的,他是真的想不到,里边原来还有这么一条线!

    他觉得傅泽冰下了一盘巨大的棋要将他姐姐给困死,然而回过头来一发现,他姐姐姐姐才是那个真正摆棋的人?

    所以……还有什么是他不知道的?

(按←键 返回上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按→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