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免费小说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当前位置:> 97免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军友之家俱乐部 > 军友之家俱乐部目录(书号91863)

第四章 骨灰中的弹片

作者:金海笑      分类:历史军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舅还礼后,欣慰地笑了,用手指头点着龙飞、龙飞的母亲、小李子说:“我身上的癌细胞已经转移到大脑,随时可能突然失明、失去意识。”

    “我重申一遍,我不死在医院,我要死在你们身边。答应我,即使我失去意识,不可以到医院,让我安静地离开。”

    母亲和小李子都看着龙飞,龙飞点点头说:“小舅,我答应你,我们都答应你。但是,舅妈和表弟答不答应,我说了不算。”

    小舅笑了,虚声说:“他们敢不答应!现在,送我回家。”

    回到小舅家,龙飞对舅妈和表弟说:“从现在起,我是小舅的贴身护理,寸步不离。”

    小舅生气地说:“做你的事,马上。”

    龙飞坚决地摇摇头:“三天,至少让我陪你三天。”

    小舅虚弱地挥挥手,泄气地说:“小子,欺负我如今打不过你!只给你三天时间。”

    龙飞得寸进尺:“三天时间,化疗一次,就一次,我陪你。”

    “小舅,给我一个伺候你的机会,我保证,化疗结束,不住医院,立刻回家。”

    龙飞捧着小舅的双手,希望感化小舅。

    “你让我去打仗,总得让我对你放心吧?再说,创业这种仗我没有经验,你得为我出谋划策啊。”

    这句话终于打动小舅,点头说:“只要不住在医院,我听你的。”

    龙飞说的是实话,要将50亩大小的养猪场修建成“军友之家”俱乐部,不是因为怕刺激小舅,龙飞早就拒绝。

    如今他答应小舅,当然要将这件事完成,不辜负小舅的嘱托。但是不为小舅尽到一份孝心,他无法安心。

    第二天一大早,龙飞和小李子将小舅送到医院化疗。

    化疗药水用金属纸包裹着,防止光污染。龙飞坐在小舅身边,将自己巡逻时遇到的各种事情。

    小舅笑嘻嘻地听着,不时插上几句,开心之际,心扉彻底打开,低声对龙飞说:“龙儿,有个事你一定要为我完成。”

    龙飞拍拍胸脯说:“小舅的事就是我的事,尽管说,一定完成。”

    “我的愿望是骨灰放在军友之家俱乐部,但是不恰当。好好的俱乐部放个骨灰,影响士气。”

    “但是我身上的弹片,火化的时候你一定要让烧炉子的师傅刨出来,带到俱乐部。这件事,我只放心你。”

    龙飞按住小舅的臀部,开玩笑说:“不用,我现在就用钳子拔出来。”

    小舅指指龙飞,微笑着说:“趁我生病报复,不怕我用皮带抽你。”

    龙飞也笑着说:“小舅,我要感谢你,用皮带将我抽进兵营。不然,我哪有今天。”

    小舅正色:“弹片的事还没有答应我哟。”

    龙飞郑重地说:“我保证。”

    化疗结束,小舅不说话,静静看着龙飞。

    龙飞呵呵笑了,对小舅说:“你不要考验我,我们回家。”

    小舅扑哧笑出声来。

    到了家,母亲、舅妈、表弟已经做好饭菜等着。

    小舅在饭桌主位坐下,将龙飞拉到身边说:“倒酒。”

    全家人大吃一惊。

    小舅得意地说:“是倒给龙儿。我不喝,只闻闻。”

    龙飞学着小舅的语气说:“小舅,调皮了哟。”

    小舅闻闻酒,轻声叹口气,摇摇头说:“不行喽,坐不住喽,我在沙发上躺着看你们吃。”

    龙飞将小舅扶到客厅沙发上,面朝餐厅躺下,又盖上军用毯子,才回到饭桌吃饭。

    为了让小舅开心,龙飞大声说话,主动敬酒,努力让气氛热烈。

    在龙飞的影响下,母亲、舅妈、表弟积极响应,一顿饭吃得热热闹闹。

    吃完饭,龙飞走到沙发前,在小舅身边蹲下,小声说:“小舅,我推你到小区走走?”

    小舅躺着,没有反应。龙飞警觉,探探鼻息,心中“咯噔”一下,颤抖着喊了一声:“小舅,快醒醒。”

    “爹——”表弟大喊起来。

    “老武——”舅妈哭喊起来。

    “幺弟——”母亲浑身抖着呼喊。

    龙飞的眼泪唰地流淌下来,满腔酸涩,奔涌而出。

    他想大声嘶叫,为小舅呼喊,但是他还要安慰舅妈、表弟和母亲。他克制着不哭出声,大口大口吞咽眼泪和悲伤。

    “我的小舅走了,我再也没有小舅了。”

    “小舅!小舅!——”

    他在心中喊得撕心裂肺,恨不得回声有震塌积雪的威力,恨不得从奈何桥边拉回小舅!

    三天后,小舅的追悼会在殡仪馆举行。

    龙飞将一切安排得井井有条,按照小舅的遗愿,老衣是穿那套转业时的军装。

    追悼会上,最显眼的是小舅的战友,在当年的搭档白连长的指挥下,20来个人,整整齐齐两排,草绿色军装搭配胸前的白花,在人群中异常显眼。

    遗体告别时,白连长领头,一群老兵立正站好。白连长一声令下:“向指导员三鞠躬。”

    众老兵齐刷刷地三鞠躬。

    三鞠躬后,白连长又是一声令下:“向指导员送行。”

    众老兵齐刷刷地大喊:“指导员走好!”

    慷慨激扬的氛围,一下子感染了龙飞,不由热泪盈眶。

    追悼会结束,随即火化。

    龙飞走到火化车间,请师傅留意小舅身上的弹片。

    师傅听说小舅是身上带有弹片的老兵,肃然起敬,对龙飞说:“你放心,不但找出弹片,我还要将他的头盖骨、下巴骨、大腿骨、手骨烧成形状,算是对英雄的尊重。”

    龙飞一听,忘了已经回到地方,庄重立正,“啪”地一个标准的军礼。

    癌症病人,身体脂肪基本消耗殆尽,火化的时间都很短。不过40来分钟,火化结束。

    炉子前的师傅,一直观察着火势,半个小时的时候,就将小舅完整的头盖骨、下巴骨取出来放在不锈钢分拣盘中。

    十多分钟后,师傅关闭火源,从炉底抽出燃烧着通红骨殖的铁盘。

    师傅将骨殖放在分拣台中自然冷却,用火钳拨出两片最先冷却的碎屑说:“这个就是你说的弹片。”

    龙飞看两片碎屑不过米粒大小,用手指拨到一边,拈在掌心。

    是铁质的,被烧成瓦蓝色,隐隐有一线光芒。

    龙飞对表弟说:“小舅的意思是弹片留在俱乐部。”

    表弟点点头,伤感地说:“当然按我爸的意思办。”

    龙飞将弹片紧紧握在手中,感动地说:“表弟,谢谢你的理解。”

    表弟不说话,看着分拣盘中父亲的头盖骨,不停抹眼泪。

    龙飞恍然间觉得白色的头盖骨隐隐现出小舅的笑脸,随即掌心中的弹片一阵滚烫。张开手掌,下意识的反应是想扔掉滚烫的弹片。

    但是无用,手掌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牢牢箍住,两粒弹片,化作滚烫的热流,融进掌心。整个手掌顿时胀痛热疼起来,仿佛在高温的火炉中,火烧火燎。

    还好,这种热感只是停留在掌心片刻,但是足以让龙飞如电击般僵直地站立着,一动不能动。

(按←键 返回上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按→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