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免费小说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当前位置:> 97免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军友之家俱乐部 > 军友之家俱乐部目录(书号91863)

第三百零一章 有情人终成眷属

作者:金海笑      分类:历史军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艾佳听后,避开孩子,悄悄地对龙飞说:“好,非常好,基金会成立的当天,我跟你到民政局领结婚证。”

    龙飞大喜,也悄悄地说:“一言为定!”

    当即把林大力叫来,让他马上办理这件事。林大力兴奋地说:“到时候我们一起去,我们在同一天领结婚证,气死牛永发。”

    艾佳安排好孩子之后,将龙和林大力叫到一起说:“知道邓丽君基金会吗?”

    龙飞说:“不太清楚。”

    艾佳说:“邓丽君文教基金会成立于1995年10月14日,由中华电视台、宝丽金唱片公司及日本一家唱片公司共同捐助设立。”

    “邓丽君生前演唱事业遍及海内外华人和日本等地,甜美的歌声温暖了无数侨胞的心,对于海内外华人的救助更是不落人后,她的人、她的歌声已深烙所有华人的心中,基金会将秉持邓小姐生前的遗愿为课题奉献一分心力。”

    “宗旨就是推广并举办各项文化、教育、音乐、艺术等活动,公益慈善等相关事业及奖助,以期提升华人文化生活之精致与品质。”

    “艾佳基金会要学习这种方式,为自闭症孩子的生活提升服务。”

    “我们要举办及奖助各种文化、教育、音乐、艺术……等工作,特别是与自闭症相关之艺文活动。”

    “捐助从事相关公益活动之公私立机关团体。奖助从事相关文教、艺术活动之工作者,培育相关人才。”

    “授权及自行出版自闭症儿童纪念物品、刊物与影音产品,以及成立纪念馆等,实现以音乐帮助,达到社会教化人心之愿景。”

    “设置奖学金及奖助学金,帮助偏远、穷困的自闭症儿童。改善及援助自闭症家庭,奖助热心致力服务于贫困地区、改善生活品质之工作者及机关团体。”

    龙飞对林大力说:“就按艾佳的意思去办。”

    林大力说:“OK。”

    接下来,是艾佳的爷爷给孩子们讲故事。这个安排瞒着艾佳,见到爷爷后,艾佳才醒悟过来,感激地对着龙飞笑了。

    艾佳的爷爷坐下来,对孩子们讲起抗战故事。

    “就说sh海抗战故事吧。”

    “1937年,刚刚升任团长的谢团长接到任务,死守上海最后阵地,吸引日军,掩护闸北地区友军撤退。”

    “26日深夜,谢团长和杨营长带着400多个弟兄,退守四行仓库。初到四行仓库时,有英租界士兵询问谢团长带了多少士兵驻守,谢团长为壮声威答曰800人。”

    “仓库在你们在,仓库不在你们就没了。”谢团长的训话让士兵很激动,他们想,团长都这么说了,他们也豁出去了。”

    “之后,一场生死搏斗开始。孤军抗敌的士兵们打得极为艰苦,进入四行仓库的第二天,日军就炸断了仓库的通水设备。仓库里存有粮食,只是,为了不让敌人找到目标,大家不敢生火,饿了就吃生米,渴了就用枪筒子装水喝。”

    “将士们坚守四行仓库四天四夜,击退日军六次进攻,毙敌数百人,被当时的媒体称作“八百壮士”。可是,就当壮士们准备与敌人做长时间的殊死决战时,统帅部却下令孤军停止战斗,退入公共租界。”

    “谢团长组织部队含泪撤出坚守了四天四夜的阵地。其后,租界工部局迫于日军压力,解除了将士们的武装,将他们扣留在胶州路的一块空地上,成了名副其实的孤军。”

    “1941年4月24日清晨,孤军营中,照常率兵出操的谢团长,发现有四名士兵缺席,亲往传询并且搜身,谁都没想到,这四名士兵竟是被汪伪政府收买的叛徒,他们拔出藏好的匕首行刺,谢晋元身中数刀,血流不止,悲壮长逝。”

    那一年,谢团长才37岁。

    “团长待我们就跟自己的亲儿女一样。”1946年,一百多名失散各地的“八百壮士”回到了曾誓死守卫的上海,他们在谢团长的陵墓四周搭起棚子住了下来,一起为老团长守灵。”

    “尔后,他们有的在上海做苦工维持生计,有的回到原籍当了农民,还有的则流落街头。”

    “其中有一个人,受到了记者的专程采访。这个人叫王大文。”

    “两个记者在两年间,一共采访了300多名老兵,而仅是对老兵王大文,就跟访了一年半。一年半,但是,记者真正的访谈时间只有一个半小时。”

    “王大文说话是很困难的,每次只说一两句话,一个事情根本不能连贯讲下来。很多时候记者问多了问题,老兵就不说了。采访被迫中断多次,不得不一直跟访,让老兵时不时说上几分钟。”

    “在老人的儿子眼里,父亲一直脾气古怪,沉默寡言。已经60多岁依旧对父亲有所忌惮。别看儿子60岁了,从心里头对他父亲还有一种恐惧,这是从小养成的习惯。”

    “小时候,每次开完家长会,淘气的儿子都会遭到父亲的责骂,挨打甚至被命令下跪。他一直都不理解,父亲的性格为何会暴躁,不近人情。”

    “直到那一年,,再次回到上海的王大文在儿子搀扶下回到四行仓库,哭倒在团长雕像前,儿子才终于找到了答案。”

    “在此之前,王大文在众人眼中一直是个性格有些孤僻的退休工人。60年里,王大文一直在隐瞒,不管是身份还是历史,即便面对自己的子女。看不见的伤,永远藏在人心底的最深处。”

    艾佳的爷爷说完,对龙飞和艾佳说:“知道我的意思吗?这些孩子听不懂,但是你们听得懂,你们要做基金会,我没有意见,不过这个人,能不能特别照顾,把他当做军友,给些资助?”

    龙飞和艾佳异口同声:“能,当然能。”

    艾佳的爷爷说:“那就好,不枉我来这一趟。这些孩子们听不懂太可惜了。”

    龙飞对林大力说:“马上联系这个老人,我们先汇一笔钱过去,如果身体允许,请到我们俱乐部做客。”

    林大力说:“我马上去办。”

(按←键 返回上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按→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