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免费小说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当前位置:> 97免费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军友之家俱乐部 > 军友之家俱乐部目录(书号91863)

第三百零四章 夜宿无人区

作者:金海笑      分类:历史军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离开拉萨,龙飞和艾佳前往当年的兵营方向而来。一路跋涉之后,进入无人区。

    进入无人区,没有柏油路了,全部是司机们俗称的搓板路,就是土路,而在一望无际的原野隔壁和群山之间,错综复杂的铺陈着无数条由司机师傅们用车轮压出来的各种路线。

    这个地方,没有路标,没有指示,全靠司机师傅自己认路,一般情况下不会单独发一辆车的,而是最少两部车结伴而行,以避免路况复杂,车辆丢失或者车辆坏在半路时,互相有个照应和救援措施。

    所谓无人区,不是没有人,而是没有车辆,没有汉人,沿途有很多不通汉话的藏民,放牧生活。最重要的,只有在沿途的重镇,才有信号,其他地方,万一遇到任何事情,电话手机全部不通,所谓求救无门是指这个。

    龙飞带着军用设备,当然不怕进入无人区。况且,这是他跟艾佳的一次精神朝圣,他们希望遇到各种困难,然后战胜困难。

    走了一半的路,拐上去兵营方向的道路。这条路没有标示,没有方向指示,没有信号。沿途全部是戈壁,沙漠,或者沼泽地。

    艾佳担心地问龙飞:“会不会有危险?”

    龙飞小心开着说:“放心,我是从这里出来的。”

    艾佳看着龙飞:“你是坐兵车出来的,我们是两个开着一辆车进去?”

    龙飞笑着说:“最大的危险是我们今天晚上在路边过夜,我们面临着野狼、或者雪豹的袭击。”

    艾佳紧张起来:“没有地方可以住吗?哪怕是老乡的家,临时借宿?”

    龙飞说:“没有。”

    不过艾佳的紧张很快缓和过来,前面的路边出现一个水塘子,大概有足球场那么大,引得艾佳兴奋起来。

    龙飞停下车,跟着艾佳到水边。

    艾佳看看天色已晚,对龙飞说:“不如就在水边宿营。”

    龙飞看看环境,对艾佳说:“车子开不过来,在这边宿营危险,还是在路边吧。”

    艾佳说:“我看这些泥土上面可以过车的。”

    龙飞说:“人走可以,车里一压,就陷进去了。”

    艾佳不信,龙飞走上去一跺脚,泥土立刻下沉,吓得急忙离开,不料一脚踩进沼泽中。扑通一下腰身陷进泥水中。

    龙飞吓了一跳,一把拉住,让艾佳身体前倾,整个人伏在泥土上,保持稳定和安静,他慢慢拉着艾佳往外移动。

    艾佳脸色煞白,听着龙飞的指挥,让龙飞将她慢慢拉出来。

    拉出来之后,顾不得浑身泥土,抱着龙飞放声大哭。

    龙飞将艾佳带到水边,换上干净衣服,打上一桶水,回到车边上,趁着天还没有完全黑,点上篝火。

    艾佳从惊恐中缓过来,更加兴奋起来,对着夜空大声呼喊起来。

    吃完晚饭,龙飞将篝火烧旺,两人围着火堆开心交谈。忽然下起雨来,两人上车躲雨,篝火被雨淋死,龙飞对艾佳说:“我们就在车上吧,还好有毯子。”

    艾佳说:“没有了篝火,万一有狼怎么办?”

    龙飞安慰艾佳:“我们在车上,不怕。”

    关于狼,龙飞听到的故事很多,牧民怕狼吃牛羊,家家户户都有火铳。上个世纪60年代初有一支登山队来到喜马拉雅山,有一天在宿营地的山坡砍“爬地松,这时候遇到一只狼,便举枪射击,狼应声倒下,大家兴奋地向狼跑去。

    一位带路的藏民说,不能过去,狼会装死。大家立即躲进了吉普车。这时,狼呼地从地上爬起,冲了过去,咬住吉普车挡泥板嘎嘎作响。大家说,如果没有藏民提醒,这回肯定有人被狼咬了。

    这时,一位队员从车里伸出枪,对准狼头,开了两枪,才真正打死了狼,回到宿营地,将狼杀了做标本,内脏做防腐处理,皮放在帐篷外晒干。

    夜里狼皮也没有收回,突然来了五十多只狼,齐声嚎叫,惊天动地,这时引来了更多的狼,队员们被惊醒了,不知所措。

    幸好,狼没有冲进帐篷咬人,嚎叫到天亮,狼群才散开走了,队员们惊吓得赶紧把狼皮收藏起来。

    所以,如果有狼,人有车保护,车子反倒是危险。

    实际上,雪线之上,狼的故事还有很多。

    狼如果咬死了一只羊,不会马上饕餮大餐。狼会突然转身跑开,跑到羊依然在它的视线范围内的地方躲起来,观察是否有猎人的痕迹。

    半响后它再跑回到羊边上,佯装准备要开始大餐了,却突然一扭头又猛跑开了。如此反复两三次,直到它确认附近没有危险,才会回到羊的身边,痛快而又警醒地大口啃起羊肉来。

    狼其实比人类所认知和想象的更害怕人类。倒是人类畏惧自然的天性让狼占据了上风;而人类的无情又让内心的恐惧化作杀戮,伤害了多少狼。

    如果走在高原上,突然碰到一只狼,肯定会很害怕,然后就张牙舞爪挥棒扔石弄出各种吓狼的姿态。

    狼正盯着,它的双眼流露出对人类的防备与藐视,露出凶狠的狼牙。但实际上,这个时候,狼只是假装镇定。它很可能已经吓得不行了。

    当地人走在山里,前方遇见狼,继续向前走。狼并不攻击人,也不跑,在前面不紧不慢地走着,时不时警惕地扭头看一眼人类,很淡定的样子。

    继续向前走,前方有个垭口,过了垭口就是下坡了。狼走过垭口后,就在离开人类视野的那一刻,撒了腿就跑了个没影儿——前面它是一路在假装镇定、凶残罢了。

    龙飞听过的关于狼的故事还有最恐怖的血狼的故事。

    雪线上,过去的猎人有这样一种做法。如若捕猎了活生生的狼,猎人并不会马上杀了狼——而是先虐狼,让狼自生自灭——猎人用铁丝把狼嘴捆死了不让其撕咬,然后极其残忍地、活生生地把狼皮生剥下来。

    被剥皮后的狼就这样被猎人放了,任其或生或灭。可以想象,被生剥了皮的狼是何其痛苦。通常500头这样的狼,最后可能仅有一头能活下来。

    没了狼皮的狼所经受的痛苦是难以想象的。但这狼还是会选择活下去,怀着一颗满是仇恨的心活着——尽管它的模样已不狼不鬼。

    因为没有了皮的保护,活下来的这头狼的每一寸行走、摩擦都是钻心的痛。

    而随着血肉模糊的身体一点点愈合,狼发了狠劲地在藏地干涸坚硬的泥土里、植被上、在岩石上、在沙地里、在树身上……狠狠地撞击、摩擦自己的身体,在剧烈的痛楚中一天天磨砺强壮自己的身躯和灵魂,又经受住与酷热严寒的抗击。

    最后,这头狼的筋骨皮肉已经变得更加坚韧了,比当初有狼皮是还坚不可摧,难以伤害。

    这时候,它就会回到有人类的地方了。

    也是它开始对人类疯狂复仇的时候了。

    它所到人类之处,都会极尽其所能,一夜之间咬死羊圈里所有的羊。它并不会吃了羊,却把一只只羊全部堆到一起,以示对人类的仇恨与蔑视。

    原本凶残的人类,对这狼的复仇已是无能为力。

(按←键 返回上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按→键 进入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