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免费小说网 |设为首页|加入收藏|手机版

当前位置:> 97免费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蛊医传人在都市 > 蛊医传人在都市目录(书号95335)

第472章 无愧于心

作者:聚宝盆      分类:都市言情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姜轻舞此刻的心情极为的复杂,看着面前的身影有些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竟然会为了自己得罪共工氏一族,这,这家伙不会是……,不,不可能的,他要是真的那样的话,之前所说的话岂不是不攻自破了吗?肯定不会是那样的一个原因。

    罗云有些气呼呼的走上了茶楼,看着父亲和岳父那悠然自得品茶的模样,很是无语,心中莫名的升起一团怒火,道:“你们可真行,我在底下战斗,你们在这里喝茶。”

    姜廾翻了翻白眼道:“怎么了?难道你保护我女儿有错了?你怎么不是你还拐走了我女儿,你难道不知道每一个女儿都是父亲的小棉袄吗?我没有找你就已经算是不错了,竟然还敢说我。”

    风羲倒是没有说什么?但那所流露出来的神情,无不就是那个意思。

    身后姜轻舞走上来,看到两人这悠然自得的样子,并不生气,但却很无奈。

    两人就这么的坐下也喝起茶来,之所以不离开,而是因为马上就会有人找上门来,坐等那找上门来之人。

    喝到第二杯茶的时候,就已经感觉到地面在震动,茶水更是荡起了涟漪,一开始还很浅,最后越来越大,但都被操控的不流露出一滴茶水来。

    没有一会儿就见到一个身穿黑皮家的厚重壮汉走了上来,赤瞳黑发,嘴角勾勒一抹若有若无的戏虐笑容,宛若嘲笑世间所有之人。

    这栋茶楼的方圆三里之内无半点踪影,更别说是这栋茶楼了。

    所来之人目标直指罗云,至于姜廾两人选择性的忽略,在来的的路上已经知道这四人是什么人?

    祖巫城有一个公平的规定,这里虽然混乱,但不管发生什么事情?都会交给平辈去处理,若是一旦上一辈的插手,那必然会牵一发而动全身。

    姜圣女在来之前已经做足了功课,看到来人,美丽的瞳孔闪烁了一下,淡淡的提醒道:“强良氏,雷之祖巫后代,十二公子之一的陨。”

    雷之祖巫,罗云对这一幕会发生丝毫没有任何的惊讶,天罚之雷的出现,若是这强良的后代不出现,那自然是有些说不过去了,就是不知道那水之祖巫的游龙怎么样了?

    陨拿起一个板凳很是理所应当的坐在两人的桌前,转过头看向罗云,淡淡的说道:“天罚之雷不是你可掌控的,交出来吧。”

    “一上来就说这件事,你也太没有礼貌了。”

    “在祖巫城没有所谓的礼貌,有的只有实力,你很不错,让天罚之雷初步跟你融合,但你也只能够做到这一步了,若是你将其交于我,我会解决你绝育的问题。”

    这种问题对于雷之祖巫的后代而言

    实在是太简单不过了,只不过这语气很是不爽,像是一种上天的恩赐一样。

    风羲眉头微微皱了一下,但也没有说什么?一切都交给儿子来面对。

    罗云淡淡的扫视了一眼,道:“你说的不错,这里是靠实力说话,至于天罚之雷的事情……”

    话未落,就先平淡的打出一拳。

    陨从说话的那一刻开始,就已经时刻防备着,面前出现了波动的电纹,拳头打在这上面就像是打在水上,力气一一的卸去,最后化作无力。

    陨淡淡的看着离自己仅仅只有三厘米的拳头,笑着道:“天罚之雷不是你这样用的,给我吧,难道你想要让它蒙尘一辈子?”

    “你们这一次来目的不就是斗丹吗?若是你愿意将这天罚之雷给我,斗丹的提炼就让我来做,我已经可以提炼七品以及七品一下的任何药材,有我在你们的成功几率大了一半。”

    陨这么做的最大的一个原因在于不想要水之祖巫一族好看。

    罗云收回手,没有说什么,而是看向名义上的未婚妻,道:“你怎么说?”

    姜圣女自然是摇头道:“我们不需要你们的帮助。”

    陨本以为自己提出这个要求,她们是不会拒绝的,可怎么也没有想到这竟然拒绝了,明明这样做让对你们百利而无一害,赤瞳闪烁一抹赤色电芒,问道:“为什么?难道你们不想斗丹赢吗?”

    “我们神农做事只靠自己,不需要外人,而且我未婚夫也已经可以提炼七品一下的任何药材,为何还需要你的帮助。”

    “什么?”

    而罗云内心讶异,明明这件事自己谁都没有告诉好吗?为什么她会知道?难道是懵的。

    正如所想那样子,姜轻舞的却是胡乱说的,不过有一点是对的,那就是不需要雷之祖巫后代的帮助,毕竟神农本身就可以做这件事,为什么还需要外人帮助,而且其代价还是损失自身的天罚之雷,这是一种亏本买卖。

    陨脸色微微有些难看,但还是说道:“姜圣女你确定要这样?你的未婚夫可是绝育,以后若是没有后代了,你觉得这样好吗?”

    姜轻舞柳眉微微蹙起,轻描淡写的看了一眼,道:“我神农什么千奇百怪的病症没有见过,何须要你们帮我未婚夫解决这个问题,若是你只是过来跟我们吃饭的话,我们欢迎,但若是你在继续说这件事,那就请你离开,我们不欢迎你。”

    “你……,好,我们走。”

    陨起身直接离开,但在离开之前对罗云耳边轻声呢喃道:“风厉,你以后出门要小心点,好不容易从废材变成了天才,可别到时候有回去了。”

    姜轻

    舞虽然听不到这说了什么?但却能够感觉到这一定说了什么?眼底闪过一抹杀意,道:“没有想到堂堂十二公子之一,竟然暗地里威胁,雷之祖巫的脸面都被你丢尽了,有什么事情不能够直接当面说吗?”

    陨就像是没有听到一样,罗云也沉默着,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此刻内心的愤怒已经达到了一个姐姐,暴风雨前的宁静。

    茶楼的人数恢复了最初的数量,风羲平淡的说道:“厉儿,这些年你受的苦,我是不会在让发生了。”

    姜轻舞没有听到,但不代表两位家主没有听到。要是普通的威胁风羲是不会管的,毕竟是同辈之间的较量,可那陨所说的话刚好不好正是风羲所在意的。

    以前是不知道自己儿子所受的痛苦,可现在知道了,那个时候没有做到父亲该尽的责任,那么现在必须要要保护好儿子。

    对于罗云而言这样的话根本就一点都不感动,尤其是跟某人比起来,这世界上最怕的就是比较。

    不过现在作为风羲的儿子,自然是要有所回答:“放心吧父亲,他虽然是雷之祖巫的后人,可别忘记了我们是伏羲的后人,手段自然是不仅仅如此,他被他的眼光局限住了。”

    这么一说后,其余三人这才反应过来,是啊,风厉乃是伏羲的后人,自然是有所其他的手段。

    可很快就有一个人反应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姜轻舞,因为她自己知道,眼前的男人根本就没有修炼天皇策,有的只有自己创造的功法,想到这里目露担忧,这在功法级别上就相差了好远,这真的能够对付陨本人吗?

    两位家主可不知道没有修炼天皇策的事情,所以两人相视一笑,姜廾开口道:“你看看我也都局限了,这样很好。”

    四人在这里在待了一会儿就离开了,来到早已预定好的房间,只不过有一点分歧,那就是两位家主将罗云两人硬生生的塞在一个房间之中。

    两人心中自然是千般不愿,可也只能够苦笑,什么事情都得咽下,而且还不能露出任何马脚来,要是被发现了那结果可是不敢想象的,所以两人都表露出一副很不好意思的表情进去。

    来到房间之中,彼此之间都没有说一句话,要多尴尬就有多尴尬,最后还是罗云打破了沉默:“今晚我睡在地上,床你就一个人睡吧,有问题吗?”

    这样的要求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心中也认为这有很大的几率姜轻舞会同意,可谁知道后者竟然说道:“有问题!”

    “嗯?什么问题,总不能让我睡床上,你睡地下吧!”

    姜圣女转过头,呼吸略微有些急促,也不知道是羞人在一起

    ,还是被气的,就听道:“我就那么的不招你待见吗?”

    “你这话我怎么不明白,你有话说清楚!”

    并没有解释反而问道:“你为什么出头保护我?我们似乎是假未婚夫妻吧,还有你在共工游龙面前还调戏了我,我们之间的关系没有那么好吧!”

    罗云不想说话,觉得这真的是无理取闹,彼此都心知肚明当时是因为各自父亲在场,若是不这么做,那自然会露马脚,所以有些话和有些动作是必然要做出来的,最起码现在假未婚夫妻这件事不能够暴露出来,最起码也要等到斗丹完,得到祖巫姜家核心弟子的传承才行。

    姜圣女见到自己这名义上的未婚夫根本就不愿理自己,心里顿时委屈不已,为什么要这样对自己,难道你就真的不能够喜欢我吗?明明她已经不在了,相信她也愿意你这样做吧,孤独一人真的好吗?

    这样的话没有说出来,面纱下轻轻的咬着红唇没有再说话,直接上床开始呼呼睡觉。

    罗云一人站在窗前,面露复杂,喃喃自语道:“对不起!”

    剑姬此刻翻了翻白眼说道:“不是每一句对不起都能够换来一句没关系的,虽然我知道你这样做很正确,可是你有想过她的心是多么难受的吗?我就不信你不喜欢她!”

    “凡是一个男人都会喜欢她,我也不例外,可我这样做对我的妻子们一点都不好,还有我现在是风厉的身份,有一天我暴露了怎么办?到时候她说不定会跟我刀剑相向,既然如此,这件事就当做一个秘密隐藏下来,除此之外,我准备制造一个假死亡,这丫办法就行了。”

    剑姬还想再说什么?可最后只能够无奈的叹一口气,道:“随你了,你这样做真的能够无愧于心吗?你的道走偏了!”

    道走偏了吗?这真的走偏了吗?我这样做不是为了妻子吗?无愧于心真的不对吗?

    闭上眼睛开始感受自己的心,下一刻睁开双眼,下意识的捂着胸口,觉得很难受,嘴角也不知不觉的出现了一抹血迹,轻咳两声,余光看向那躺在床上的姜轻舞,发现并没有向自己这里看来,心中不由的松了一口气,低着头看着呗手捂着的心口,喃喃自语道:“我真的走错了吗?那什么才是无愧于心?”

    一晚上,躺在床上的绝美女子没有睡觉,坐在窗前看着低下形形色色人群的俊逸男人也没有睡觉,就这么过了一个晚上。

    剑姬将这一幕看到眼中,并没有说什么?

    次日,紫紫气东来被无形的炼化,俊逸男人这才回过神来,叹了一口气道:“看来我真的走错了,我有回来的可能吗?”

    “可能!”

    “谢谢。”

    “这是我应该做的,毕竟你是我的朋友不是吗?”

    “对,我们是朋友。”

    姜轻舞此刻整理了一下床铺缓步向外走去,至于未婚夫根本就不看一眼。

    这让罗云不由的苦笑一声,道:“看来我有的忙了!”

    “这一切都是你做的,所以你自己解决吧。”

    “额,好吧。”

    到了楼下,就见到三人早已在底下等着了,姜廾走上前凝重的说道:“这一次的斗丹大赛我们必须赢。”

    “放心吧,这点信心我还是有的。”

    风羲此刻翻了翻白眼说道:“你放心,这是我儿子,肯定没有问题。”

    “就知道往自己脸上贴金,考核的是你儿子,你能不能药店脸。”

    “可他是我生出来的。”

    罗云看着两人较真对样子,不由的无语起来,明明是掌管一座城池的家主,居然有这么一幕,这要是传到外面还不得被人笑话,一点该有的威严都没有,当然这也是因为在自己人的面前,否则怎么敢这般如此,岂不是把之前自己所树立的形象都倒塌了?

    (本章完)

(按←键 返回上一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按→键 进入下一章)